世界被分成天、地、神、人等不同层次

世界被分成天、地、神、人等不同层次

  镶嵌绿松石兽面铜牌饰为夏代之物,长约16.5厘米,宽8厘米~12厘米,以青铜铸成主体框衬,镶嵌有数百片绿松石。据推测,它应是当时沟通天地、宣扬教化的“神器”。

  镶嵌绿松石兽面铜牌饰是一件极具偃师二里头文化特色的器物。该类铜牌饰常以青铜铸出主体框衬,其上饰有兽面纹,镶嵌有细小的绿松石片,设计精美,铸工精湛,镶工精致,图案精妙,观者无不赞叹。

  “目前,偃师二里头遗址共出土这样的铜牌饰3件。”洛阳博物馆副馆长高西省说,这件1984年出土于二里头遗址11号墓的镶嵌绿松石兽面铜牌饰是其中的典型代表。

  高西省说,11号墓墓坑南北长2米,东西宽0.95米,墓底距地面1.1米。在考古发掘时,工作人员发现,墓主人骨架已朽,只剩下几颗牙齿,其随葬品有铜爵、铜铃、璧、圭、刀和漆盒等器物。

  “11号墓墓坑里出土的随葬品之多,在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的文物中实属罕见。”高西省说,11号墓墓坑里出土的随葬品中,最贵重的就是这件夏代的镶嵌绿松石兽面铜牌饰。出土时,它安放在墓主人胸前,其两侧有4个上下两两对称的穿孔钮,估计当初应系于墓主人胸前。

  我们看到,该铜牌饰长约16.5厘米,宽8厘米~12厘米,以青铜铸成主体框衬,四角纯圆,略呈亚腰形,上部略宽,下部内收,两侧各有对称环纽,其上饰有兽面纹,兽面之间镶嵌着数百片绿松石。绿松石丝丝入扣,虽历经三四千年仍无一松动脱落,足见工艺之精湛。

  “它的发现,将我国镶嵌工艺的出现时间提前了一两千年。”高西省说,在此之前,史学界一直认为,我国成熟的镶嵌工艺出现在春秋战国时期。而从这件铜牌饰来看,在夏代,镶嵌工艺已相当成熟,成为一门独立艺术青铜镶嵌艺术。据此推测,在原始社会时,镶嵌工艺已经开始萌芽。同时,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铜牌饰均有兽面纹图案,这也开了青铜器上饰兽面纹的先河。

  那么,这些铜牌饰有什么用途呢?高西省说,从纹饰图案来看,镶嵌绿松石兽面铜牌饰的图案高度抽象,富有张力,具有视觉压迫感,其幽绿的光泽蕴藏着神秘的意象。

  “据有关专家推测,该器物的功用主要是布道设教,沟通天地,宣扬教化。夏商周时已形成礼仪制度,世界被分成天、地、神、人等不同层次,而不同层次间的沟通,均需借助某些动物尤其是猛兽的力量,而这些兽面图案正是沟通天、地、神、人等的重要载体。”高西省说。(记者姜春晖通讯员孙海岩文/图)

  绿松石是我国四大名玉之一,自新石器时代以后,历代文物中均有不少绿松石制品。作为饰物,人们不但喜爱它的绿色和纹理,还把它与宗教信仰联系在一起,常置于神坛前供奉,或当做护身符使用。

Related Posts

Comments are closed.